天涯明月刀手游官网 鶴壁黨史網 鶴壁市群眾藝術館 鶴壁宣傳網 鶴壁文明網 鶴壁市博物館 登錄 | 注冊

天涯明月刀手游官网 > 新聞 > 鶴壁新聞 > 鶴壁社會

天涯明月刀歌曲:【文化鶴壁】尋找花開戲

1

魏海林的兒子魏帆(前排左二)是一名流行音樂歌手,有感于父親對傳統戲劇文化的癡迷和付出,專門寫了歌曲《花開戲》。這首歌由市群藝館編排后選送,今年1月在第十三屆河南省群星獎”音樂舞蹈大賽中榮獲一等獎。圖為比賽現場。

2

魏海林(右)在父親的指導下整理花開戲曲譜。

3

為了方便傳承,魏海林將工尺譜翻譯成簡譜。鶴報融媒體首席記者 張志嵩 攝

4

魏學寬(左)、魏海林父子一同打鼓。

5

魏海林在手寫花開戲工尺(chě)譜。 鶴報融媒體首席記者 張志嵩 攝

6

有60多年歷史的大梆子。

7

大鐃大镲,俗稱大平調四大扇”。

在“出彩河南人”河南省優秀節目展演上,夏土冬河樂隊演唱了歌曲《花開戲》,掃碼看看吧!

□鶴報融媒體記者 張志嵩

“花開戲是個好東西,你要把它傳下去。”1981年,19歲的魏海林到浚縣大平調劇團接父親魏學寬的班時,父親說的這句話,他至今銘記在心。

也許是骨子里的梨園情懷,為了讓消失幾十年的花開戲重返舞臺,魏海林努力了30多年。如今,魏海林已年近六旬,花開戲完整的曲譜已經被他整理出來了,但因為各方面條件的限制,花開戲重返舞臺似乎依然遙遙無期。

什么是花開戲

“聽過花開戲的觀眾,現在大部分已經80歲往上了。”9月16日,魏海林告訴記者。

談花開戲繞不開大平調。大平調起源于明代中期,主要流行于豫北、冀南、魯西南及豫東、皖北等地,至今已有500多年歷史了,是在黃河以北廣大地區影響力很大的地方戲種。隨著傳播發展,大平調逐漸形成三個支派,即東路大平調、西路大平調和河東大平調??O卮篤降魘粑髀反篤降?,2011年6月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は钅棵?。

花開戲可以簡單理解為正劇開演前的招人(吸引觀眾)暖場表演,陣仗大,表演內容豐富,表演方式復雜,短短幾十分鐘就能展示劇團的弦樂、吹奏樂、打擊樂和演員獨唱、合唱的精華,精彩程度不亞于正劇,因此多少年來一直為老一輩戲迷所津津樂道。

“除了花開戲,還有小開戲和大開戲。”魏海林說,如果一個大平調劇團連演三天,第一天稱“起唱”,第二天稱“正唱”,第三天稱“了唱”,“為了招攬觀眾,每場戲開戲前的表演為小開戲,俗稱打荒臺。若正唱是在上午,開戲前的表演就是大開戲;若正唱是在晚上,開戲前的表演就是花開戲”。

不管是花開戲還是小開戲、大開戲,說白了都是劇團實力的集中展示,不僅僅給觀眾看,也要給演出地的會首和東家看,往往聲勢浩大,能讓觀眾心服口服、留下來接著看戲。“誰要說‘花開戲不賴,再給俺演一遍吧’,那不可能。”魏海林說,花開戲是三個開戲中最精彩的演出,三天的表演里只演一次,這是規矩。

花開戲起源不可考,最后一次演出已過半個世紀

“這么多年我四處走訪,發現只有西路大平調有花開戲。”魏海林說,幾十年來,只要聽說周邊縣市哪里有大平調劇團或者演過花開戲,他就會登門請教。

跑遍了安陽、新鄉、濮陽等地,魏海林暫時得出一個結論:花開戲為西路大平調獨有,且僅在衛輝、滑縣、浚縣、湯陰等地小范圍演出過。劇團里唯有司鼓才知道完整的流程,但隨著老一輩藝人的離開,除了父親魏學寬,魏海林沒有找到能回憶起花開戲流程的人。

魏海林說,上個世紀40年代,袁世凱的侄子曾主政衛輝,他愛聽戲,當時衛輝同樂班也聲名在外,里面集中了很多優秀演員。后來,袁世凱侄子失勢,衛輝同樂班也解散了,但隨后大部分成員又在滑縣重聚,成立了新的同樂班,魏學寬一直是同樂班的一員。

魏學寬是安陽市湯陰縣瓦崗鄉大江窯村人,這個村與浚縣搭界,村里人熱愛大平調,有專門的大平調班子,很多人從事梨園行當。魏學寬打鼓,掌握著節奏,是整場演出的靈魂。

2013年,《明恩例壽官厚庵魏公墓志銘》在大江窯村被發現,上有“性知音,三爵之后,曲有誤,必顧梨園,善歌者覘公在席,每咋舌,不敢先發焉”的字樣。“從家譜上看,墓志銘是我六世祖的,他懂音律,是從事梨園行當的,這說明我們魏氏從事這個行當已經有500多年歷史了。”

魏學寬在高水平的劇團擔任司鼓,實力可見一斑。他年少時技藝初成就前往衛輝同樂班,之后輾轉到滑縣。1957年正月,魏學寬回老家探親的時候路過浚縣,看到有劇團在南關演出就去湊熱鬧,正逢浚縣組建大平調劇團缺司鼓,應團長王光彩的挽留,魏學寬就留在浚縣大平調劇團直到退休。

魏海林說,父親見證了大平調由盛轉衰的全部過程,可惜花開戲慢慢退出了舞臺,“我知道的最后一次演出是1953年,在滑縣”?;廢齙腦?,一是占用人員較多,二是專業性太強。更遺憾的是,大開戲和小開戲也在此后10年間陸續離開了舞臺。

花數十年整理花開戲的曲譜

“海林啊,你懂樂理,趁我還能背下來、哼唱出來,你趕緊抽空記,花開戲還能傳下去。”魏海林回憶,1981年父親就提出了這個想法,他當時也是第一次聽說花開戲,“花開戲是個寶,正會晚上離不了”,老一輩人都這么說。

魏學寬打算把花開戲復排的時候年事已高,已經很久沒有登臺演出了,他只能斷斷續續地回憶花開戲的曲譜。“想起來一段就通知我,我就帶著筆和紙坐車趕回老家記下來。”魏海林說,父親退休后回了大江窯村,為此,浚縣縣城到老家的50里路他沒少跑,“有幾回父親來浚縣縣城領退休金,也會找我,讓我記下他最近又想起來的東西”。

那個時候交通不便,為了來回方便,魏海林買了一輛摩托。“夏天回老家要經過屯子鎮,有一段五六里的路揚塵嚴重,過一趟就是泥人了,為了不搞得太臟,晴天都要披著雨衣。”魏海林說。

老父親的回憶都很偶然,一有消息魏海林就往家趕。“有一年春節前,一個月里我回去了三四回,大冬天的,路上真冷呀,這一切都是為了記譜。”魏海林說,劇團放假他回老家澆地,一閑下來他就拿著紙和筆,隨時等著父親靈感出現。

最讓魏海林難過的是,其間他因為家庭矛盾和父親產生了隔閡,停了幾年。

“他是父親也是師傅,不管為了啥,關系都不能鬧得太僵。我主動和父親親近,加倍對他好。”魏海林回憶,父子兩人關系緩和后,他又提起了花開戲的事情。沒想到父親說:“都這么長時間了,還說那事兒干啥?”

聽到這話,魏海林才發覺父親已經沒有最初的熱情了。當時我一扭臉落了淚。”魏海林說。

之所以會落淚,和魏海林付出了太多時間和金錢有很大關系。1991年,魏海林和愛人雙雙離開走下坡路的劇團,去工廠上班,后來廠里效益不好,1996年兩人下崗,平時靠演出、教學生掙點兒錢,日子過得很是艱難。

經濟上的拮據并沒有讓魏海林放棄搜集整理花開戲曲譜。要整理花開戲曲譜,自己首先要是一個行家。那個年代,老師傅們普遍不會免費教學生,畢竟自己的本事也是孝敬師傅得來的。“不像現在有互聯網,那個時候學東西太難了。”魏海林說。

魏海林曾經對現代樂理知識是個門外漢。剛參加工作那會兒,魏海林一個月工資30元錢,留下生活費,坐車去鄭州學習,往往還要省下15元給老師買東西。“當時我就立志,一生都用來弘揚大平調,讓小劇種正規化,走上更大的舞臺。”魏海林感慨。

為了成為頂尖的司鼓,魏海林每天都要練習。就算下大雪、刮北風,魏海林也會在荒野里練習打鼓。“冬練三九嘛,買不起鼓就敲磚、敲箱子,練一個小時就能敲透一塊磚。”魏海林回憶,他連串親戚都不忘練功。

天道酬勤,魏海林的努力老父親看在眼里,最終老人又開始回憶花開戲的曲譜,而且比以前更加盡心了。魏海林說:“到后來父親也感動了,把100多部戲都傳給了我。他說,除了我再沒有別人(這樣努力)了。”

20多年時間,魏學寬回想起包括花開戲在內的幾百段曲牌(傳統填詞制譜用的曲調調名),甚至包括一些已經消失的曲牌,都被魏海林一一記錄下來。

正規化記錄大平調曲目,魏海林的工作前無古人

“冬天的風啊/你別太刺骨/我的爹就要出遠門/漫天的雪啊/蒼茫了大地/希望在春天/他能把花開戲帶回來。”魏海林的兒子魏帆是一名流行音樂歌手,有感于父親對傳統戲劇文化的癡迷和付出,寫下了歌曲《花開戲》。這首歌由市群藝館編排后選送,今年1月在第十三屆河南省“群星獎”音樂舞蹈大賽中榮獲一等獎。

歌曲《花開戲》的打擊樂編排就是魏海林做的,在彩排現場聽的時候,魏海林夫婦都落淚了。為什么落淚?魏海林說那是他第一聽到了歌詞,他覺得歌詞把自己這些年的付出寫得過于簡單了。

“我也知道孩子的想法,他是想讓更多的人知道花開戲,但是我覺得歌詞不太符合我的心意,我甚至一度想讓他重新寫一首。”魏海林說。

花幾十年時間去做一件事,常人很難理解魏海林夫婦對大平調的復雜感情,甚至他們的兒子也無法真正體會到其中的艱辛和他們對大平調的敬畏與執著。

因為花開戲,魏海林做了搶救傳統大平調戲劇文化的事情。魏學寬曾表示自己知道400多部大平調的劇目,參演過200多部,但暮年能回憶起來的只有100多部。

原浚縣大平調劇團團長李景星說,大平調幾百年的傳承中積累了豐富的演出劇目,但這些劇目都是舊時文人學士與藝人共同創作的。文人不屑流傳,藝人沒有文化,成熟劇目多由藝人口傳身教流傳,行成了“人在劇目在,人亡劇目亡”的可悲現象。因此,魏海林整理花開戲的過程也為大平調的劇目正規化樹立了標桿,這個工作可以說是前無古人。

花開戲何時能重返舞臺,他心里也沒底兒

“2007年前后,花開戲曲譜成稿,我自己每每念著都會落淚,那一輩藝人創造的東西太好了。”魏海林感慨,花開戲非常完整,合唱、獨唱都包含在內,結構精妙、節奏抓人,輕重緩急極富韻律。

浚縣秦李莊曾是有名的戲窩,村里還有戲班,有位叫周泰成的老人聽過花開戲,他打鼓也是一把好手。整理好花開戲曲譜后,魏學寬父子專門登門拜訪了這位老人。“滑縣同樂班曾在浚縣縣城以北的桑村廟演出,周泰成聽過,我哼給他聽以后,老人家非常激動,連說就是這個調。”

采訪中,魏海林僅僅是根據譜子哼了一段,粗狂豪邁之感就已經呼之欲出。記者也發現,魏海林的譜子不是如今的五線譜,而是古老的工尺譜。這種譜子因用工、尺等字記寫唱名而得名,源自唐朝。“曲牌換成簡譜會失去原有的韻味,可工尺譜很少有人懂,我很擔心傳不下去,就把它們翻譯成了簡譜。”魏海林說。

記者在魏海林家中見到了一份他在1984年整理大開戲的手稿,是用鉛筆手寫的,彌足珍貴。現在花開戲被完好整理又過去了10多年,這些年魏海林做了很多努力,但花開戲都沒能破繭而出重返舞臺。

“全體演出花開戲要近30人,每個人的站場都有講究,我父親在的時候,專門找了這么多人,指定好位置拍了一張照片。”魏海林說,“花開戲需要專業的伴奏和演員,只能從大平調演員里找,其他演員演不出那個味兒。”

一年又一年過去了,花開戲復排的困難已經不僅僅是缺少資金了。“就說大平調吹尖子號的人,現在不好找,特定的音兒吹不出來,只能上揚不會下揚。”魏海林說,現在認真找還能找到幾個,但也還要練,再停幾年很可能就找不到這樣的人了。

人員多、配器多等因素注定花開戲復排的經費不是個小數目。“我個人肯定沒有能力投入這個,花開戲想要重返舞臺,一個人是做不到的。”

如今提起花開戲,魏海林言語中充滿了自責和遺憾。他耗費半生心血的目的就是讓花開戲活起來,目前的境況讓他覺得前路渺茫。

“咱們大平調原生態的東西真的不比楊麗萍他們挖掘出來的東西差。”魏海林說著,現場演示了表達人物極度悲傷時配合的鑼鼓“回頭望月”,不同于其他劇種一段一段拼湊,這一套鑼鼓是一氣呵成配合完美的,“哎呀呀,母親,母親啊……”一句唱罷,不懂戲曲的記者也聽呆了。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魏海林提供) 

責任編輯:劉彭軍
?
鶴壁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鶴壁新聞網X月X日訊”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鶴壁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鶴壁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鶴壁新聞網授權咨詢:0392-3313875

客服電話:0392-3313875 投稿箱: [email protected]

鶴壁日報社 版權所有:Copyright © www.rmzxv.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05017469號-2豫ICP備05017469號-1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豫B2-2016011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1120180601

?

河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豫公網安備 41061102000110號

天涯明月刀手游官网
X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