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手游官网 鶴壁黨史網 鶴壁市群眾藝術館 鶴壁宣傳網 鶴壁文明網 鶴壁市博物館 登錄 | 注冊

天涯明月刀手游官网 > 新聞 > 鶴壁新聞 > 鶴壁社會

天涯明月刀韩服官网:谷子地里獨自追敵 一聲“出來”嚇出30多個敵兵

堅守大別山、淮海戰役圍殲黃維兵團、強渡長江追擊敵軍……

老英雄薛紀春說,那時的國民黨軍已是紙老虎——

谷子地里獨自追敵 一聲“出來”嚇出30多個敵兵

2019-08-21_4122891

薛紀春,1926年2月出生,河南省濮陽市南樂縣人,1946年8月參加革命,解放前先后參加了解放湯陰、羊山戰役、高山鋪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等十余次戰斗,解放后參加過西南剿匪戰,曾榮立二等功一次、四等功一次,1975年轉業到鶴壁并在此扎根。

“最苦的是在大別山的那一年多,沒得吃,沒得穿,一年多沒脫過衣服睡覺,每天與國民黨軍‘捉迷藏’,雖然沒交火,可牽制了國民黨60萬主力,最終扭轉了戰局,真值!”8月16日,今年93歲的老英雄薛紀春回憶,我軍由戰略防御轉為戰略進攻后,國民黨軍就成了紙老虎,被我軍打得聞風喪膽。

3天解放湯陰,活捉孫殿英

“1946年,我剛參軍那會兒,在晉冀魯豫野戰軍第6縱隊第17旅山炮連給連長當通信員。”薛紀春說,“隨軍一路南下,先后解放了鹿邑、柘城、太康,安徽渦陽、蒙城等地,隨后北撤至黃河北,發起豫北戰役。”

解放湯陰戰斗令薛紀春印象深刻。“1947年4月,白天我們不敢行軍,怕遭到國民黨飛機的襲擊。戰斗前的一晚,我們緊急行軍,一夜馬不停蹄,過內黃,直抵湯陰。”薛紀春說。

雖然孫殿英在湯陰城盤踞多年,構筑了多道防線,可還是禁不起我軍的炮轟。“3天破城,活捉了孫殿英!”薛紀春興奮地說。

“當時我們連共有3個通信員,戰斗打響后,其中一個跟著連長去后方修炮了,一個在給前線送信時腳底板中彈,送信的任務只剩下我一個人來完成。”薛紀春說,“流彈亂飛,我在前線和后方營地之間跑了很多趟,幸運的是沒有受傷。”

他一人俘虜了30多個敵人

此時的國民黨軍真是紙老虎”

1947年7月以后,我軍由戰略防御轉為戰略進攻。“此時的國民黨軍真是紙老虎,別看人多,根本不經打。我曾1個人俘虜了30多個國民黨兵。”薛紀春說。

“當時我們部隊繼續南下,追擊國民黨軍。”薛紀春回憶,過了黃河后的一天中午,仍是通信員的他支起爐灶準備做飯時,突然看見一個人往高粱地里跑。“我拿起槍就過去追,追到一片谷子地里,聽見有人小聲說話,我便打了一槍說:‘出來!’好家伙!一下出來30多個人,全是國民黨兵,還都帶著武器。”薛紀春說,“當時我有點兒心怯,沒想到,他們更怕我,都舉手投降了!我叫來正在附近站崗的倆戰友,一起把這30多人押回了營地。”

薛紀春說,回去之后,連長、指導員知道了此事,一直批評他,“說我傻大膽兒,咋不多叫幾個人,萬一遭遇不測命都沒了,其實我知道他們都是為我好”。

后來,國民黨軍更是潰不成軍,一打就散。俺們的俘虜越來越多,等打到浙江一帶,光我們一個連就看管著500多個俘虜,實在管不過來,就把俘虜編成組,還選出了俘虜班長、連長等。”薛紀春說,“有一次在浙江義烏,又碰上國民黨一個旅前來投降,幾千人,實在沒辦法接收,就轉交給了地方部隊。”

在大別山與60萬敵軍周旋

戰士們受了不少苦

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之后,鄧小平與劉伯承暫時分開,鄧小平帶著7萬多人繼續在大別山與60萬敵軍周旋。

“一年多的時間,把國民黨的主力部隊吸引過來,與其周旋,我們可受了不少苦。”薛紀春回憶,經常一天也吃不上一頓飯,有次找來一袋黃豆,炒一炒,戰士們一人抓兩把,就是一天的飯。

“有一次,一個戰士餓得實在受不了,就說學紅軍長征時吃棉花吧,然后從棉衣里撕出來一把棉絮塞到嘴里,嚼了半天也咽不下去,吐出來之后自我安慰:‘還是沒有人家紅軍餓!’”薛紀春說,隨軍共有4門大炮,8匹騾子馱一門大炮,“按規定,一匹騾子一天8斤糧食,可一天一斤糧食都吃不夠,最后餓死了一半,只得埋了兩門大炮”。

穿,更發愁。“夏天進的大別山,冬天沒有棉衣,部隊不知道從哪兒弄來了布匹,啥顏色的都有,找幾個土裁縫裁了裁,然后分給戰士們自己做棉衣。”薛紀春說,“3個戰士一組,研究了半天,只要能進胳膊進腿就中。沒有棉花,就把破棉被拆了,用掃帚打一打,塞進去。棉衣做成后,我的褲子是黑色的,上衣是藍色的,里子是大紅花的。有的戰士,上衣褲子都是大紅花布。”

1948年6月,劉鄧下達了攻打襄樊的命令。

“襄樊三面靠山一面靠水,怕被敵人發現,我軍只得躲在高粱地里,伺機而動。”薛紀春說,“本來天就熱,高粱地里更是密不透風。”

總攻的時刻終于來了。“那天晚上,連長分給我10個人,讓我們把炮從襄樊城西關抬到東關城下。8個騾子才馱得動一門炮,光一個炮身就180多斤。”薛紀春說,“最難的是,地面上到處是敵人埋的地雷,我們只能走交通壕,交通壕窄得僅能過一人,還曲曲折折十分難行。”他和戰士們用了一晚上時間,終于完成了任務。

“第二天,先是我們炮兵炮轟城墻,打開通道,突擊隊發起沖鋒,經過通宵激戰解放了襄樊城,活捉了康澤。”薛紀春說。

這次戰斗之后,我軍才走出了大別山。

淮海戰役中一路牽制黃維兵團

最終將其甕中捉鱉

1948年11月,我軍發起淮海戰役,駐軍南陽確山縣的國民黨將領黃維率部快速向徐州集結。

“為牽制黃維兵團,我軍在其前進的路上,每隔幾里就挖一條戰壕,每條戰壕里留守幾名戰士,待黃維兵團靠近時打幾槍就跑。”薛紀春說,“就這樣,黃維兵團一天最多才行軍20里,一個月才進入安徽,這時候徐州已經解放了。”

進退不得的黃維只得原地待命,此時我軍乘虛占領安徽蒙城,切斷了黃維的退路。“我們的炮兵團,集中了100門大炮,每門大炮100發炮彈,一起打,有名的‘老虎團’‘青年團’——黃維兵團10萬大軍,就這樣被我們甕中捉鱉了,死得沒剩幾個人。”薛紀春說。

我軍清掃戰場時,發現一輛坦克過河時找不到橋,戰士們以為是解放軍,上前指路時,才知道是國民黨軍,坦克車里邊坐著的正是黃維,他就這樣被活捉了。

12個解放軍戰士

把四五百國民黨兵嚇跑了

淮海戰役結束以后,我軍共殲敵55萬人,繳獲了大批武器,大大地擴充了我軍力量。薛紀春所在的炮兵連擴充為炮兵營,他在二連三班當班長。

“接著就是強渡長江,追擊國民黨軍。”薛紀春說,渡江的船只都是附近老百姓做的,個兒小又不堅固,一次只能乘坐30多人,江面寬、暗流涌動,對岸又有敵軍駐守,隨時會對我軍進行轟炸。

第一艘突擊船上的30多名戰士,出發前都寫好了遺書。

“我們炮兵先把對岸的炮樓炸掉,在我們大炮機槍的掩護下,第一艘突擊船出發了。”薛紀春說,結果相當順利,剩下的部隊也陸續出發了,“當時我乘坐的船被打漏水了,我們趕緊用木頭和子彈頭裹上棉花塞住了槍眼兒”。

沒想到的是,我軍登岸后,敵人跑得特別快,第14旅是最后渡過長江的,等他們登上岸,敵人已經跑遠了。“我們在后邊追,平均一天打2次仗,一天能走60里路,可想國民黨軍跑得有多快!”薛紀春說。

“渡江戰役之后,幾乎就打不起來了,國民黨軍只有逃跑的份兒。”薛紀春說,一次,附近老百姓來報告,說山溝里藏著國民黨一個營的兵力,上級派了我們一個班去打。“12個人打四五百人,差距懸殊。”薛紀春說,“我們分成了3個組,一個組4個人,故意喊作一營、二營、三營,到山溝后,班長喊‘一營向左、二營向右、三營向前沖’,就這一句話,就把山溝里的國民黨兵嚇跑了!”

西南剿匪,他使計圍殲土匪7000余人

新中國成立之后,薛紀春又參加了西南剿匪戰。

“當地老百姓當時唱的一首歌,我現在還會唱:去年十月一,新中國建立起喲,西南的人民盼望解放,盼望著毛主席喲……”薛紀春說著就唱了起來。

薛紀春說,當時,白崇禧余部隱蔽在西南山區一帶,成了土匪。我軍入駐大足縣后,土匪想來攻城,但又不敢正面攻擊。為了引蛇出洞,我軍組織了便衣隊站崗,待土匪們組織近萬人進城后,我軍將其包圍起來,活捉了7000多人。

“還有一次,我帶了兩個戰士去征糧,途中遭遇7000余名土匪,幸好我拿兩名區長做人質,他倆都是土匪的臥底,不僅成功征了糧食,還把土匪們引進龍水鎮,這里駐扎有我們兩個團的兵力,從天黑打到天亮,全殲了土匪。”薛紀春說。

延伸閱讀

孫殿英,1928年投靠國民黨,因在河北馬蘭峪盜掘清東陵而聞名。1930年參加中原大戰反蔣,失敗后為張學良收編。1943年在河南對日作戰時被俘,旋投汪偽任“豫北剿共軍總司令”??谷照秸崾笥腫匪娼槭垂?,打內戰。1947年,這個20多年來一直逍遙法外的盜陵主犯,終于被解放軍生擒,后病逝于戰犯收留所。

康澤,國民黨著名特工,中華復興社創始人之一,復興社的名字就是他所取。他還是三民主義青年團三名創始人之一(另外二人為劉健群、陳立夫),三民主義青年團的名字也是由他建議而被采納的,其受蔣介石之寵信可見一斑。 

責任編輯:韓智英
?
鶴壁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鶴壁新聞網X月X日訊”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鶴壁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鶴壁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鶴壁新聞網授權咨詢:0392-3313875

客服電話:0392-3313875 投稿箱: [email protected]

鶴壁日報社 版權所有:Copyright © www.rmzxv.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05017469號-2豫ICP備05017469號-1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豫B2-2016011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1120180601

?

河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豫公網安備 41061102000110號

天涯明月刀手游官网
X關閉